STI永續人才孵化計畫

【STI專訪】學生也能為永續挺身而出——專訪氣候大使張榮廷

二十五年前出生於高雄的他,被來自重工業的空氣汙染層層壟罩著,因此小時候的他就這樣在著灰濛濛的高雄,開啟他的每一天。

高雄的生活環境除了深受極端氣候影響,也處處充滿著污染,例如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2016年的霸王級寒流和近年日益頻繁之極端高溫和低溫等氣候危機,除此之外,高雄人會特地買水以避免喝到受污染的水源。因此,他的家人很早就開始在日常生活中實踐永續發展的理念,例如使用油電混合車、出門盡量使用環保餐具等。也因此,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下,讓他決定在未來成為推動永續議題的一份子,讓大家的生活環境更好。

他是張榮廷,現為臺灣青年永續發展協會(Taiwan Youth Sustainabilit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TYSDA)的氣候變遷顧問暨國際氣候行動倡議組織350.org臺灣分部(350 Taiwan)的氣候大使。我們期望透過這次訪談,瞭解他在大學期間以及畢業後如何實踐永續行動,並分享他對臺灣現階段和未來實踐永續發展的想法。

環境教育外 企業也要實踐永續

在國高中時期,張榮廷因為課業繁重,暫時遺忘了自己對環境的熱情,選擇埋首於升學制度內的競爭。但到了大學,回首過去這段期間,他認為環境教育應該持續存在於每個成長階段裡,因為永續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然而,若要發揮永續的影響力,不能只是靠著觀念宣導,企業與政府都要發揮自身的優勢,因為企業的排放量遠大於個人,所以也需要被重視。

經歷傳統的升學體制後,張榮廷來到臺大、有了更多時間可以探索,而這也開啟了他在永續發展領域的旅程。

首先,為了推廣永續發展的理念、凝聚想要改變氣候環境的人,張榮廷加入臺大氣候行動社,並希望能透過實質的改變——臺大校務資金責任投資,呼籲校方撤資高汙染、高碳排等具ESG爭議性的產業標的,並逐步落實責任投資(Responsibile Investment)。然而,非屬學生會組織的氣候行動社影響力相對較小,若要推動足以影響學校政策的專案,勢必需借助學生會的力量,才能達到足夠的影響力。因此,他決定與臺大學生會永續部一起倡議,希望能讓臺大落實責任投資。

最後,在歷經臺大學生會永續部被降級改制為永續小組,以及不斷地開會、遊說與倡議下,臺大漸漸地將校務基金撤出對環境、氣候有害的企業,並由臺大學生會永續部的責任投資小組每年提供對臺大校方新一年度的〈投資原則建議書〉,希望能讓校方重視永續投資的意義,發揮臺大的影響力。這次的經歷也啟發了他對於責任投資、永續投資的想法,因為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資金能推動許多有用的技術、議題,若投資人能具備綠色投資、永續發展的概念,便能有效減緩氣候變遷。

張榮廷大學時力倡永續投資,驅使台大校務基金轉向綠色投資

實習中了解永續的實踐

除此之外,張榮廷也曾於陽光伏特家擔任實習生。陽光伏特家為全國第一間取得「再生能源售電業」執照的太陽光電新創公司,而在該公司的實習歷練,使他更熟悉了解到再生能源產業的業界實務,因為它一方面能支撐人類生活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能有效減緩氣候變遷。

雖然張榮廷有許多永續上的經歷,但過去時常會遇到瓶頸,也發現自己投入許多心血、時間和體力,卻未必能看到成效。於是,這份迷惘成為實踐永續這條路上的一個巨大的阻礙,他問自己:「是否要放棄這份對於永續的熱情?」在不斷與自己的對話、思辯後,他得到了結論——若放棄了,或許自己仍能在其他領域有很高的成就,但「永續」這件事情必定會成為心中永遠無法放下的坎,他說:「若我不做,是否會對不起未來的自己?若是,那我就絕對不會放棄實踐永續的這條路。」也因此,在大學畢業後,張榮廷依舊持續推動著永續議題,並透過青年永續發展協會和350 Taiwan 以擴大自身影響力,也希望各個產業能一同努力實踐永續發展、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而當我們好奇地問他在推動永續的路上遇到最大的困難為何時,張榮廷笑著表示最大的困難可能就是「自己」,因為在價值觀與行動方向等決策下,難免有內心掙扎與衝突的時刻。對於這個困難,建議的解決方式就是不斷地思考,因為不同的選擇通常沒有絕對的對錯,只要確保自己正在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即可。至於永續這件事情佔了他生活中多少的時間呢?廣義而言,大概是百分之百,而對於張榮廷而言,這是一題很難作答的題目,因為他很難去明確地劃分自己生活中的「永續」和「非永續」的活動,而且他認為永續這件事情應該要落實於每個人的生活中。

當張榮廷受邀擔任講者、向臺灣青年職涯創新協會(Taiwan Youth Career Innovation Association,TYCIA)之「STI永續人才孵化計畫」的學員們分享自身近幾年推動永續相關行動的心路歷程後,有一位學員受到他的分享的鼓舞、決定跨出舒適圈去報名校園中的TEDx,以站上該舞台、倡議自己的理念,無論他想倡導的是什麼我都很為他驕傲;另一個案例為,在2020年臺大氣候行動社舉辦的一場以「B型企業」(B Corporation)為主題的講座中,有學員在聽完講座後決定自己未來要投入B型企業、將之做為自己一生的志業,都讓他打從心底非常感動、覺得自己很有價值,這些都是屬於他很美好的回憶。

永續並不艱澀 以創新為本創造價值

張榮廷也鼓勵學生們不該將永續視為一門艱澀的議題,其實它很簡單,學生應該將永續與其他的領域盡可能的相互結合,才能讓同溫層以外的更多人看見這項議題,讓永續確實的在我們社會中落實。一個具體的例證為,其曾任社長的臺大氣候行動社曾於2019年舉辦一場以〈區塊鏈和綠能的結合〉為題的講座、邀請到臺灣碳交易公司執行長許修齊先生前往擔任主講人、介紹如何將區塊鏈的資訊科技應用至再生能源的發展及臺灣的能源轉型。

多數群眾可能僅將區塊鏈視為資工系的領域、未曾思考過運用區塊鏈技術於綠能的可能性,然而一旦具有創新思維,就能產生許多新穎的想法,例如:以ESG因子為核心、結合氣候行動、環境友善及社會責任的綠色金融(Green Finance),包含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PRI)、責任放貸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Banking,PRB)等,皆為很好的例子。

永續是一場長期的抗戰、需要有勇於克服困難和面對挑戰的決心與毅力;若只把永續視為眾多社會議題之一,很容易我們就會把它他想小了,未看見它更大的尺度層級與重要性,但也不應將所有的壓力完全放在「個人」的身上。

現在很流行「對自己負責任」這句話,而這確實是一個人欲變得成熟的必要條件,即每個人在做出任何決策、行為之前,皆應審慎地思考、評估其所帶來的各項利弊得失,並找出最能對自己交代、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策及行為方式。然而,若以永續發展的觀點來看,這個令人習以為常的道理其實是有「副作用」的。

因為若過度地、單一性地強調對自己負責,很可能會淺移默化地變成我「只需要」對自己負責,且倘若每個人都只想到自己、不在乎其他人的權利、感受或利弊得失,這項被普遍認同的主流價值恐怕會演變成極端的個人主義、自私自利,不應該只是在意自己的利益,而需要考量到他人的角度。

永續發展這件事情是全球性的,因此最理想的情形是每個人都承擔一點責任,這才是最重要的。更尤甚者,許多關注永續發展的夥伴們時常有「階級盲」的情形,即一個人由於自己身處於相對較高的社經地位、具有較優渥的家庭和經濟條件,因而認為社會中的每個人都具有對自己的工作、家庭、學業、日常生活等人生中各個面向的主控權,進而認為這些都是個人的選擇、個人的責任。

張榮廷召開記者會,呼籲大專院校避免投資非永續的產業

永續需要兼顧社會公平正義

然而真實的情形是,許多社經地位較低、家庭和經濟條件較差的人們,尤其居住於較貧窮、較易受極端氣候衝擊之地區的人們,在面臨許多極端的貧窮、氣候災害時確實別無選擇、被迫地要選擇他們原先並不願意的生活及工作的替代方案。因此,若此時我們仍主觀、武斷地要求他們必須在每一件事情上都能為自己負責、將責任全數推給個人,這實質上是一種「社會暴力」、應被避免。

至於「對未來的臺灣有什麼樣的想像?」,他表示很肯定政府宣布「2050淨零排放(2050 Net-Zero Emission)」的目標,也很希望臺灣屆時能成功實踐,但目前較為缺乏的是中間的路徑。另外,他希望能夠透過政府的政策輔助,在有效制定、積極實施的狀態下,期望能夠約束許多企業,達成淨零排放。若以經濟學的角度做的發想,以價制量,幫助企業注重永續議題,也能幫助他們改善碳排放的問題,增加生產效率。

此外,各個利害關係人也要學會適時地取捨(trade-off)與妥協,需要為永續的各種行動做出取捨,意即為了國家的永續,放棄一部分自己原先不可退讓的底線。若任何一方都不肯妥協,整個社會的永續不僅不可能成功、甚至會退步。地面型太陽能電廠即為一個典型的案例,若一些地主認為自身的的利益受到影響或衝擊,卻無論如何都不肯與其他利害關係人協商、評估自己是否願意放棄一部分的利益,太陽光電和能源轉型將很難在臺灣有持續發展、被推動的可能性。

未來投入永續產業

談及未來人生規劃,短期而言,張榮廷將於今(2022)年9月開始於荷蘭台夫特理工大學(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TU Delft)攻讀永續能源科技碩士(MSc Sustainable Energy Technology),以學習並研究離岸風電、智慧電網及能源轉型治理的深入理論基礎和實務應用;中、長期而言,他規劃將投入離岸風電產業,從事離岸風電的工程設計、分析及專案管理等工作職務,且將來若有機會,也將考慮加入國內或跨國的、與永續發展相關的政府或非政府組織,以透過更高的治理層級來推動區域性和全球性的永續發展。

永續發展的領域包山包海,而透過張榮廷的分享,可以看到他的初衷其實很簡單:「為了讓環境、社會更好,同時也為了維護我們自身及未來世代的生存權益」。雖然在倡議、實踐永續行動的道路上會遇到很多挫折,但是初衷會推著他、推著對永續發展有熱情和行動的人們繼續向前。對初探永續領域的我們而言,這次訪談是非常重要的啟發,它啟發了我們對永續的熱忱,也期許我們自己未來能投入永續的行動、讓環境和社會能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或許在未來,對抗氣候危機、推動能源轉型等永續發展的目標,就能透過會因我們的努力而逐漸達成。

(本文由STI永續人才孵化計畫第0期第D組同學訪問撰稿,成員包括:陳宥亨、謝宇祥、曾子芸、張朝宣、向宇平、伍俞璇。)